济南发文:支援湖北医疗人员回济后,安排不少于15天的休假

2月8日,济南市下发《济南市关心关爱疫情防控一线工作人员的若干措施》,制定了成立后勤保障专班、关注人员健康状况、统筹安排工作调休、解决家庭后顾之忧、落实各项待遇保障、减轻基层一线负担等措施。

2月6日上午,济南第四批援鄂医疗队16名队员从济南火车站出发,赶赴湖北救援。 济南日报 图

《措施》提出,市疫情防控领导小组成立一线医护人员后勤保障专班,协调指导全市援鄂和济南市定点医院一线医护人员后勤保障工作。各相关医院要成立相应工作专班,明确职责要求,落实市委、市政府对一线医护人员的关怀政策和工作任务。

同时,强化口罩、防护服、护目镜、测温仪、消毒用品等物资筹措和调配,加强一线工作人员安全保护,尽最大努力避免一线工作人员感染;做好食宿、御寒、值夜、交通、应急药品等后勤保障,切实满足疫情防控一线需要。

其次,动态关注一线人员身体健康状况,对不适宜在疫情防控一线工作的人员,要及时发现、及时治疗、及时调整;加强对一线人员的心理援助和疏导,缓解心理压力,保障身心健康。

再次,有条件的单位要安排好工作人员轮休,对较长时间超负荷工作的人员,要强制休息,确保工作人员身体健康;对法定节假日未能休班的人员,在疫情防控斗争全面胜利后,要及时安排补休。援鄂医疗人员结束援派任务回济后,安排不少于15天的休假。

另外,对参加疫情防控一线工作的医务工作者和参与基层疫情防控的党员干部,表现突出的可按有关规定给予嘉奖、记功奖励,事迹特别突出且符合条件的,在全国、全省和市级优秀共产党员、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三八红旗手等推荐评选表彰中优先考虑。对在防控一线表现突出的医务工作者,加大职称评聘倾斜力度。

畲乡“最美家庭”抗疫防疫守护“美丽家园”

_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病毒无情,人间有情。”畲乡景宁的省“最美家庭”积极投身防疫抗疫,充当疫情防控宣传员、执行员、监督员,为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默默奉献小家大爱,诠释“最美家庭”爱的力量。

“热心公益”最美家庭

_

省“热心公益”最美家庭吴丽伟是景宁户外应急救援队负责人,根据省级社会应急力量值班要求,从大年三十至年初六,应急救援队安排专人值班,吴丽伟带领31名队员备勤,随时听从应急部门安排。

1月30日,吴丽伟和队友们开始在景宁高速出口,协助公安、交警、医护人员对入城车辆、人员进行做好检测、诊疗、登记等疫情防控排查工作。“你好,请靠边停车”,“请问从哪里来”,“请到这边测体温”,一句句话语,一个个重复的动作,值守卡口上,那一抹黄显得格外耀眼温暖。

“言传身教”最美家庭

_

_

年前,在杭州的儿子儿媳接父亲叶发友到杭州,准备过个和和美美的团圆年。疫情袭来,一家三代安心宅家,时时关注疫情发展,孙女叶子沐说,我们除了要乖乖在家里休息学习,不给防疫添乱,更要用自己的特长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在爸爸妈妈的帮助下,叶子沐小朋友录制《防疫七步洗手法》小视频,讲述示范正确洗手,宣传科学防疫,增强信心,积极面对疫情,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守好“小家”,保卫“大家”。

“驻守家园”最美家庭

自大年初三起,县城边上的岗石畲村,在通过村庄的道路口,蓝景芬就一直忙碌着,面对疫情,与村民们搭篷守岗,日夜坚守,做好排查登记,严把出入关,用实际行动撑起村庄安全保护伞,守护村庄亲人安康,守住万家灯火明。

连续十几天,作为村监会主任的她抗疫在一线,母亲、丈夫就是温暖坚强的后盾,在她的朋友圈留下诸多感人话语,“卡口离家3里地,母亲与东伟成了我们的’大后方’,送�x送水送东送西…,让我们能够踏踏实实的站好岗。每到晚上担心我们,乡亲们轮流着来探班,路口风很狂,我们心甚暖。”“我说,想吃馒头了,晚上心愿就实现了;我说,昨夜里咳嗽了,早上药就买好了…这段抗’疫’的日子里,东伟哥是另一个温暖的’火盆’”。

疫情防控,人人有责,预防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不互访串门、不聚会聚餐,避免到人流密集场所,必须外出时请戴口罩,勤洗手、勤通风,尽量不出门,在家里就是为疫情防控做贡献。齐心协抗疫情,加油武汉!加油浙江!加油中国!

_

宁波公交抗“疫”日志:他们是公交人,更是“战士”!

走进《公共交通资讯》,及时掌握公交领域的行业政策、管理理论、科技信息、专家观点和先进经验… …

抗“疫”日志:他们是公交人,更是“战士”!

――当前,面对形势严峻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全国上下有无数的医护人员挺身而出,勇当“最美的逆行者”。在宁波公交集团,也有这样一群逆行者,他们中的绝大部分是父(母)亲、丈夫(妻子)、儿子(女儿),而在疫情面前,他们抛开所有身份,奋战在抗“疫”一线。此刻,他们不仅是公交人,更是“战士”!

――2月1日8:30 宁波火车站南广场

――“今天是2月1日,是我加入党员突击队的第1天,看着老婆给我熬夜做的早餐,心里酸酸的,老婆嘴上没说什么,但是我知道她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突击队员王志刚是30路的班组长,同样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虽然两个孩子在家我也不放心,但是组织需要我,人民群众需要我,这个时候我们党员就应该起好模范带头作用,舍小家为大家,我想老婆和孩子们长大了也能理解。”在疫情面前,王志刚选择逆行,他主动请缨参加应急保障任务。

――“完成交接班,戴上口罩和防护手套,坐上驾驶室,感觉自己有点奔赴战场的亢奋。”望着车窗外正给他翘大拇指的张剑雁,王志刚变得更坚定、更踏实。

――2月4日18时许 宁波火车站南广场

――“2月4日15时许,接到指令,送19名来自温州和台州的乘客去机场;15:45,抵达机场;16:00,因疫情原因,无法登机,折返;16:30,因乘客有抗拒情绪,僵持一段时间后,由有关部门派专车遣送他们回家……”这是党员突击队队员翁志鸿写在行车日志上的一段话,他说:“此时此刻,我的内心是温暖的,在这座有爱的城市,大家都在为彼此默默守护着。”

――今年50岁的翁志鸿是宁波公交集团五星级驾驶员,也是同事口中有名的“拼命三郎”。他常说,我这辈子啥也不会,只会开车这一项技能,活到了知天命的年龄,就想着能为社会多做点什么。这场战“疫”就好像一条长长的扁担,我在这头,时间在那头,只要我们撑足够长的时间,那么我们就必胜!

――甬城的夜有些微凉,完成了出车任务后,翁志鸿在党员突击队群里报了平安。正好,女儿的电话响了:“爸爸,今晚降温,你千万要多添几件衣裳,做好自我防护。”“你也是,在医院工作,更要注意,早点休息吧。”挂完电话,翁志鸿一头扎进了黑夜,准备下一趟出车任务。

――2月5日21:30 镇海公交会议室

――“今天晚上,领导把我们几个待命的队员叫在一起开了个会,征求关于增援特殊人员转运工作的意见,并让我带队,我没有多加考虑就同意了。”这是突击队队员盛爱丰写下的一段话。

――2月5日晚上,镇海公交接到紧急任务,要求派出驾驶员和车辆配合所在区参与抗击疫情的运输工作。接到任务后,镇海公交立即在党员突击队微信群内发起招募,令人感动的是,在场突击队队员见令秒回。“虽然我已经58岁了,但我参加过2003年的抗击非典,又是一名老党员,这个时候必须上。”突击队员周国祥第一时间站出来。季柳奇是一名“80后”,也是突击队里年纪最小的一名党员,他说:“我要用行动证明‘80后’的责任和担当!”……短短5分钟,一支特殊人员转移突击小分队诞生了。

――“既要确保火车站应急运输任务,又要增援特殊人员转运工作,辛苦是肯定的。但如果让新的驾驶员加入进来,势必增加风险,再说了,我们已经有之前的经验了,我们承担更合适。”面对疫情,党员突击队的所有队员没有相互推诿,而是争先恐后、挺身而出、逆风而行!

――2月6日2:10 宁波火车站南广场

――“凌晨2:10,把疑似人员送到位于梅墟的某宾馆定点隔离区后,回到火车站待命,街上空无一人,窗外淅淅沥沥地下着些小雨。到待命点稍微眯会儿,等待下一趟出车任务。”

――这条日志的主人是李立东。听闻宁波公交集团在组建党员突击队承担特殊应急保障任务,李立东第一时间就写下了请战书:“希望组织给我机会,参与这次特殊的疏运任务,尽自己一点绵薄之力。”

――回到待命点后,李立冬给同样奋战在战“疫”一线的妻子发了一条微信:“已完成了首趟疏运任务,一切平安!你也要做好防护,一起加油!”李立冬的妻子是鄞州第三医院收费挂号窗口的工作人员,疫情蔓延后,她的工作量也逐渐增大,经常需要加班加点。听闻丈夫要上战“疫”一线,她非但没有反对,反而举双手支持:“放心去吧,儿子跟我说了,他会好好照顾好自己,等疫情过去,咱有的是团圆时间。”

――凌晨3点,李立东接过队友递过来的一桶泡面,在车上美滋滋地吃起来。新的一天已经来临,离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胜利的日子又更近了一步。

――2月6日8:00 宁波火车站南广场

――“2月6日6:15,今天是我所在的小组第四次前往火车站;7:50,到达宁波火车站……”“越是这种时候,我们越是需要坚守岗位。”写这段话的是突击队员林锋。

――林锋是宁波公交集团五星级驾驶员,曾荣获过交通局五一服务标兵,原本担任26路驾驶员的他,因为线路班次减少,而在家待命,现在则又重新回到了防控疫情的第一线。其实,在父母得知林锋要参与党员突击队任务的时候,家中最支持的就是他的父亲,“现在电视里都是党员们带头冲一线,你也是一个党员,这个时候就得冲在最前面!”林锋说,正因为有家人的支持,他才能安心奔赴“战场”。

――“防控疫情,没有局外人,我们都是主力军。”林锋说,只要有令,他必前往。“互相检查戴好的口罩、喷洒消毒水、测量体温……”做好所有准备工作,林锋所在的突击队小组正式开始一天的接送任务。

――2月6日23:30 宁波火车站南广场

――“2月6日23:30,接到指令,接送四川来甬母女俩到指定酒店定点隔离。7日凌晨0:30,平安送达目的地。希望他们能平平安安地度过隔离期。”这是卢浩江写在行车日志里的文字。

――身为一名退伍兵,卢浩江举手投足之间都透露着军人的英豪之气,15年前,22岁的卢浩江响应国家号召参军入伍,成为了东海舰队的一名汽车兵,在部队的这些年,卢浩江不仅练就了过硬的驾驶技术,还给予了他非凡的气质和担当。

――“面对疫情,面对全国人民的共同敌人,作为一名公交驾驶员、一名退伍兵,哪里需要我、我就一定会出现。”当听到公司在召集党员突击队队员时,卢浩江第一时间报了名:“虽然我脱下了军装,但我始终不曾忘记自己是一名军人!”

――2月7日5:40 宁波火车站南广场

――“今天,是我作为突击队员第4次参加任务了。早上7:00,提早了一小时来到宁波火车站待命,和队员办好交接,又给车辆座椅、扶手消了一次毒,就等待任务下达了。”

――突击队员杨勇是一名退伍军人,两年的步兵生涯,给予了他非凡的气质和担当。在突击队出任务期间,军人的习惯还随处体现出来,服从指挥,不擅自行动,被子总是叠成方方正正的。

――“面对疫情,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一名退役军人,我自愿冲在疫情防控的最前线,责无旁贷,哪里需要我,我就去哪里!” 1月31日,当公司组建党员突击队时,杨勇第一个报名。第二天,他就投入到应急运力保障工作中,在宁波火车站南广场和其他队员一起待命,随时准备为需要的乘客送往目的地。“虽然我退役了,脱下了军装,但穿上的公交制服也是一种使命,一种责任!”

――2月7日13:30 骆驼街道箭港湖社区

――“到下午13:30,我已经来回接送10趟了。上午有一名隔离人员还朝我竖了大拇指,心里暖暖的!”突击队员孙国表主要负责接送骆驼片区的隔离人员,没有任务时他就在箭港湖社区待命。

――“为了避免转运人员交叉感染,每趟转运人数都不能太多。往往是送完一趟,就要赶往下个点。”孙国表说,“由于接送时间不固定,队员们要随时候命,有时候赶不上饭点,就只能啃几口面包或泡面。”

――“在转运途中,有时也会遇到个别隔离人员情绪消极。”这时候,孙国表也会主动跟他们交流,给予他们鼓励。“尽管大家都很疲惫,但在防疫战面前,我们队员们没有一个人退缩,因为我们是共产党员!”说完,孙国表就拎起消毒桶开始对车厢进行喷洒消毒,他在为下一趟出车做准备呢!

(邵建荣、吴敏亮、董美巧)

视频│齐心战“疫” 难忘今“宵”

今天是元宵节,丽水市第一集中留观点的医护人员依然在一线忙碌。

记录体温、电话问询、发放健康宣教资料、打包垃圾、消毒……

中午,在原定午餐的基础上,食堂特意为留观人员、医护人员、工作人员准备了一份元宵,六个元宵,寓意“六六大顺

医务人员表示这是终身难忘的一个元宵节,大家有信心打赢这场新冠肺炎阻击战!

“元宵佳节,心在一起,便是团圆。千言万语,都是平安是福。相信我们大家众志成城,一定可以打败病毒!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祝大家元宵节快乐,平安健康!

编辑:宣传统战处 马志春 李浚豪

审核:王婷

浙江有46个高速收费站今天恢复开通!涉及杭州绕城、长深高速等多条高速!

今天,浙江省交通运输厅和浙江省公安厅联合发布《关于开通专门用于货车通行的部分高速公路收费站的紧急通知》,公布了在2月8日开通的第一批计46个收费站的名单。

《通知》指出,要开通货车专用车道和专用收费站,要完善相关交通设施,要保障应急物资优先通行,要保障检查力量,确保受控通行。

开通货车专用车道和专用收费站。全省未封闭的高速公路收费站均应设置一条应急运输专用通道,实行客货分离。全省已封闭的高速公路互通收费站,原则上各县(市、区)至少开辟一个货车专用收费站,第一批计46个收费站在2月8日开通。

第一批恢复高速公路收费站

出入口通行名单

【人物】邱蔚六

邱蔚六(1932.10-)男,重庆奉节人,1932年10生于成都。汉族,中国工程院院士,国际牙医学院院士,美国颞下颌关节外科学会国际会士,中华口腔医学会名誉会长、口腔颌面外科专业委员会名誉主委。中国抗癌协会顾问,上海市临床口腔医学中心主任。上海交通大学口腔医学院名誉院长,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终身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中国著名的口腔颌面外科专家。

视频和图片来自网络,如侵权请联系删除

广州14家口罩生产企业已全部复工

记者近日从广州市工信局获悉,目前广州14家口罩生产企业已全部复工。3家检测设备生产企业已全部复工。2家试剂盒生产企业已全部复工。1家防护服生产企业已复工。8家医用手术衣生产企业有7家复工,目前集中生产医用口罩。4家消杀用品生产企业中已有3家复工,全市疫情物资保障能力进一步提升。

广州市工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口罩产量与本地市场需求还有差距,主要是春节过后企业面临工人短缺问题,企业恢复产能还需要一段时间。

另外,根据此前央视新闻报道,1月24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再次下发通知,督促要求相关省(区、市)组织本地区企业立即复工复产,紧急组织医用防护服支援武汉,全力保障武汉医用防护服等物资需求。上述负责人表示,口罩生产企业虽然复工,但从生产到供应至市场还需一定时间,且目前口罩供应需全国市场统筹调配,短期内出现口罩购买难的情况,还请市民多多理解,在此期间尽量减少出行。

该负责人提到,广州市工信局正在努力推动企业复工复产,并协调部分企业转型生产N95医用口罩。该局已会同市场监管部门实地调研广州市威尼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广州洁特生物过滤制品有限公司,协调公司转型生产N95医用口罩资质问题,扩大转型生产企业数。

针对复工企业,该局已细化了复工复产企业卫生防疫工作指引,要求复工员工必须要填报个人资料;做好每日定时定点体温监测和检查,强调疑似症状员工须立即报告所在镇街和卫生防疫部门;严格做好厂区自身消杀和员工防疫工作;要求各区督促指导复工企业落实安全生产主体责任,防范各类安全生产事故发生。

【记者】余嘉敏

【作者】 余嘉敏

【来源】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端

6.84万件医用防护服运抵湖北,工信部已协调N95口罩12万个

针对当前疫情防控物资供给严峻形势,为解决医用防护服生产供应严重不足问题,工信部1月30日披露,截至1月29日24时,该部共协调能进入重症监护病室(俗称红区)穿用的医用防护服厂家发货8.1万件,已运抵湖北6.84万件;近日,每天还有超过1万件按欧标生产的医用防护服运抵武汉,主要用于非红区。

资料图。

工信部新闻发言人、运行局局长黄利斌同时披露,该部还协调医用护目镜厂家发货10.2万件,已运抵湖北7.83万件;协调全自动红外测温仪厂家发货30台,已运抵湖北10台;协调N95口罩12.81万个、免洗手消毒液5吨、84消毒液3.2万箱,均已全部运抵湖北。

据介绍,为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重点物资生产企业的复工复产和调度安排工作,1月29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各省(区、市)政府迅速组织本地区生产应对疫情使用的医用防护服、N95口罩、医用护目镜、负压救护车、相关药品等企业复工复产。同时,国务院的联防联控机制物资保障组对相关重点医疗应急防控物资实施统一管理、统一调拨,各级地方政府不得以任何名义截留、调用。

资料图。

作为国务院的联防联控机制医疗物资保障组组长单位,工信部大年初二组织5个调研组分别赴河北、江苏、安徽、山东、河南5省实地调研14家疫情防控物资生产企业,及时发现并帮助这些企业解决复工复产所面临的原辅料供应不足、物流运输被管控、技工短缺、缺少国内生产资质等问题。

1月29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出紧急通知后,工信部针对前期筛选出的15家防护服生产企业,立即派出由司局长带队的26名驻企特派员,帮助企业恢复并扩大生产,监督物资统一调拨。

这批驻企特派员,主要职责是确保重点应急防控物资的统一管理、统一调拨落到实处,并协助企业增强应急防控物资供应能力,协调解决企业原辅料不足等实际困难;加快推动出口加工型企业产能转向国内;会同有关部门抓好产品质量监管和安全生产,等等。

目前还处于疫情高发期,也是疫情阻击战的关键期,做好湖北特别是武汉疫情防控形势最为紧急。数以千计的病患和广大医护工作者,他们的安危牵动着中央领导和全国人民的心。疫情面前,工信部驻企特派员每天掌握防护服的生产和运输情况,联络押运人和司机,跟踪运输车辆是否按时抵达武汉正确的交付地点,将物资交付给武汉方面接收人,保证医疗物资如数安全交付。

据了解,针对当前疫情防控物资供给严峻形势,为解决医用防护服生产供应严重不足问题,1月29日,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物资保障组向各地印发《关于疫情期间防护服生产使用有关问题的通知》。

《通知》提出,当医用防护服不足时,可使用紧急医用物资防护服。紧急医用物资防护服应符合欧盟医用防护服EN14126标准(其中液体阻隔等级在2级以上)并取得欧盟CE认证,或液体致密型防护服(type3,符合EN14605标准)、喷雾致密型防护服(type4,符合EN14605标准)、防固态颗粒物防护服(type5,符合ISO13982-1&2标准)。紧急医用物资防护服仅用于隔离留观病区(房)、隔离病区(房),不能用于隔离重症监护病区(房)等有严格微生物指标控制的场所。

目前,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物资保障组已确定第一批定点生产企业名单。紧急医用物资防护服实行标识标记管理,产品外包装正面应醒目标注产品、产品名称、产品使用范围、产品号型规格、产品依据标准编号、定点生产企业名称等信息。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赵鹏

编辑:谢永利

流程编辑:吴越

武汉热血志愿者:义无反顾的支援路上,我们急需认可和帮助

每经记者:张晓庆 每经编辑:梁枭

――“请问,武汉大学人民医院附近还有酒店吗?”

――“XX酒店XX路店,手机,姓名,可以试试联系这家。”

――【医护人员找车】上车地:XX;目的地:湖北省人民医院;需求时间:29号7:00;手机号:XXXXX;职务:护士;姓名:XX。

――我马上经过那里,我来联系。

类似这样简洁明了的一问一答,在武汉酒店医护支援群、区域出行互助群、用餐需求对接群、爱与陪伴群里此起彼伏,医护人员、车主、酒店主、志愿者、普通市民汇聚在各个微信群里,封城后的每一天,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每个人,都希望为自己的城市尽一份力。

不过,随着疫情的变化,不少民间志愿团队已在近日无奈按下了暂停键:一方面,虽然仍有需求缺口,但他们看到政府和专业力量正逐渐保障医护人员的吃住行需求;另一方面,这也是由于民间志愿者团队们逐渐无力承担费用,减少交叉感染,而不得不作的决定。

“一开始大家都是本着无私奉献的精神做这件事,但是时间久了,资金、物资,都不知道能撑多久”,武汉支援医护住宿群里,一家酒店的合伙人夏先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如果能协助消毒,补贴水电,解除这些后顾之忧,我相信群里的酒店主仍然愿意提供房间。”

封城后志愿者组建车队:共同的家园共渡难关

1月23日上午10时,武汉汉口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23日凌晨发布通告称,自2020年1月23日10时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杨晴,武汉市一家医院的药剂师。听到这个消息,她一下子傻眼了。“我当时想,不会吧,这上班怎么办啊?疫情在,又怎么好意思开口叫朋友来接,但走两个小时也走不到啊。”在杨晴发愁之际,她被朋友拉进了一个出行互助群,群里不时有爱心车主发送个人信息,无偿接送医护人员。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杨晴拨打了其中一个电话。

“他很热心,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了。第二天早上7:30,他就过来了,这样我还提前了几分钟到岗。心里就是那种特别高兴、特别感谢的感觉,要不然,真的两眼一抹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杨晴回忆道。

杜伟是武汉无数志愿车主中的一员。从初一开始,他一直在连续义务接送医务人员。“每天平均接送七、八位医护人员上下班,只要提供工作证就行。现在什么都送,我也帮忙送物资。”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共同的家园,共渡难关”,杜伟说道,“还有很多人不能出来为医护人员服务,但也无偿提供了口罩、酒精等用品给我们。很感动,(他们在用)不同的方式为武汉尽力。”

武汉武昌的爱心车主华建峰也向记者分享了同样的暖心故事:“我们小区群里的住户给我赞助了口罩和酒精,每天门一开,我可能都会收到这些。”而记者采访了解到,目前大多数车主的防护设备基本也只有这两样。

华建峰1月28日运送医疗物资 图片来源:华建峰供图

当记者问到“家人支持你们做这个事吗”?华建峰说道:“家人反对呀,谁都怕交叉感染。从大年三十到初二,都没理我。后来慢慢也理解了,主动做了我爱吃的给我,还特意发了朋友圈表示支持。”

“既然出来做志愿者,我们肯定想好了各种风险和要面对的压力。想帮着白衣斗士做点什么,其他的都算不了什么了。”华建峰也坦言,出不出来,他当时也纠结过、害怕过。“但看到我的一些医院的朋友同事都隔离了,他们都没有退步,我觉得我该做点我能做的事。”

华建峰是武汉一个车友会的会长,因为学药,此前跟医院打过十几年交道,因此目前主要负责组织、协调、分配、运输医疗物资。而一条条求车的、送货的、捐助的消息随时都可能弹出,华建峰这几天基本都是凌晨2点多才睡下。出于安全考虑,这几天他外出回来后,就一个人待在自己房里。

武汉某出行互助群信息 图片来源:记者截图

“爱心车主们真的太好了,很感谢他们。”这是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周护士在采访中反复提及的一句话。“有一位车主到我家差不多要40分钟,为了送我,他6点就起来了。他妈妈看他没吃早饭,就让他带了三个鸡蛋,他还怕我没吃,留了两个给我。”

周护士口中的车主小张(化名)才二十几岁。据周护士介绍,小张刚开始还没意识到病毒的传染性有多强,什么都没戴就开车出来了,这令她很惊讶。当周护士问他为什么出来,他就说:“连一线的医护人员上班都困难了,作为武汉的一份子,这时候我还不出来的话,那我想就真的没有救了,就算我在家里也不能扭转这个局面。”

小张是第一次当志愿者,看到他还没有很好的防护意识,周护士坐在后座上,一一指导他如何做好防护和消毒,比如座位如何消毒、回家后外衣怎么处理。在小张去接周护士下班时,周护士专门给他带了两瓶小型的84消毒液。一来一往间,传递的是对彼此的理解和感激。要隔离的是病毒,但无法被隔离的还是人心。

车主两难:出车怕感染,不出门医护人员怎么办?

然而,随着疫情态势的变化,民间自发组成的车队并不能完全满足医护的出行需求。1月28日傍晚,护士阿静(化名)在群里连续发了两次求车信息,最终未能成功搭上车。

记者找到她时,她显得很不好意思:“大家都很忙,是我给大家添麻烦了。”不过,她所在的医院已经开通了几条大巴线。那晚,阿静乘坐大巴下车后,步行了大半个小时回到了家。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护士刘娟(化名)目前也是搭乘医院大巴。同样地,大巴站离她家还有四站路,下车后,她就骑共享单车回家。

“说实话,我的口罩也快用完了,不敢出去了,也是没有办法。再出去,可能就是帮倒忙了。”爱心车主王先生无奈地表示。

在疫情严重的武汉,医疗物资依然紧缺。志愿车主很多都只有普通口罩,有的还买不到消毒水,因此这几天一些人已经暂停了服务。“只有口罩,酒精、消毒液都缺。每天跑出去,还是有些担心,况且现在是爆发高峰期,风险高。如但果都不出去,医护人员也没法好好工作,两难!”杜伟叹道。

考虑到正值疫情扩散期,为保证司机们的健康,1月29日,多个出行互助群的发起人已经发出暂停服务的通知。

“为了司机志愿者的健康,不给城市添乱,我们决定:自2020年1月29日23:00起,暂停医务人员爱心接送帮助。恢复时间请等候通知。暂停期间,志愿者们将不再进行身份和信息查验,请各位司机志愿者们不要贸然接单。我们将在此期间对爱心接送帮助进行流程优化与整顿,同时给司机志愿者们提供一些专业的培训,以期能在可以保障司机志愿者的健康安全时,再为医务工作者们提供接送服务。”

蓝天下美丽的江城武汉 图片来源:摄图网

发起人们之所以考虑暂停下来,还因为医院正逐步安排附近宾馆以及大巴供医护人员住、行。同时,更多社会专业力量也正在加入。1月29日,善缘义助抗疫援助核心管理组发布的“暂停私家车接送和医疗物资运输公益工作的通知”中提到:“随着现在滴滴专车、大通社区配车、顺丰、德邦物流等社会专业团队的运力全面打开,我们已经完成了此次援助的使命。为了保证良好的社会次序、车主回归工作岗位、保障车主的身体健康,我们现敬请爱心车主停止私家车接送和医疗物资运输公益工作,并等待武汉市红十会志愿者工作的调度安排。”

据华建峰观察,“其实现在的出行信息我感觉是在减少的”。同时,一些志愿车队也联系到了电动车捐赠资源,正积极与医院方面沟通捐赠事宜。

另一方面,出于疫情防控的需要,1月29日上午起,武汉交警部门向武汉的车主们再次发出提醒:“对非参加疫情防控工作,非参与民生保障工作,非因看病就医或工作、生活急须使用机动车,一律不得上路行驶。其它确有急需的,可先通行,后由社区或单位出具证明。交管部门将应用‘智慧交通’系统和执勤检查,对短信已经告之不能出行的车辆和随意驾车出行予以劝阻,对不听劝阻、飙车等违法行为予以查处。”

在此之前,1月25日下午,武汉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挥部下发的9号通告指出,1月26日0时后,除经许可的保供运输车、免费交通车、公务用车外,中心城区区域实行机动车禁行管理。1月25日晚间,又补充解释,市公安交管部门将对禁止通行的车辆提前24小时通告司机,对未通告的车辆一律实行通行。若遇紧急情况,可先通行,再到交管部门补办手续。若违反通告,将从严从重处罚,直至记12分。

因此,在这几天里,尽管没有官方开具的通行证,这些爱心车主还是上路了,接送医护,运送物资。在实际的运行中,开车上路的司机们也发现情况好像还可以。碰到交警排查,拿出相关群聊记录,大多也就放行了。

“我今天(指1月29日)早上还开车去拿了别人从苏州连夜送来的核酸检测设备。这相当于是救命的东西啊,所以我昨晚给122打了电话说明情况,那边就说你先跑,事后补证明。今天路上有被交警拦下,但我把短信给他看,说明了情况,也就放行了,直接到了高速路口,拉上车就走了,所以感觉都还挺好的”,华建峰说道,“我没有去想那么多,‘我的分被扣完了,我的驾照被吊销了,又怎么了,这些能比救命更重要吗’?就是这样一种想法。”

很多人还不摸清政策的走向,29日的晚上至30日上午,记者所在的几个群中,还不时有车主询问:私家车还能上路吗?也有一些医护人员或志愿者发布着“人找车”的信息。

与此同时,群里的志愿者也一如既往地发送了“医生护士志愿者需要住宿出行,请扫码添加好友联系我们的志愿服务人员,武汉加油!”的消息。不过,多了一行括号里的文字――“出行政策限制,随时可能停止,明天能不能接送等通知”。

1月30日,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还有一些车主坚持着。华建峰说,现在最大的心愿是“能给家人一个大大的拥抱”。

援医民营酒店:一个更忙碌的春节

封城后的武汉,为了医护人员的便利而无私付出的不止志愿者车队,还有一些志愿者酒店老板。

武汉樱悦美宿的合伙人夏先生已经在武汉生活了十几年。2007年,他来到武汉上大学,2011年毕业后便留下来,成了“新武汉人”。这个春节他原本计划着回老家过个团圆年,但武汉“封城”后他留了下来。武汉旅游业停摆,原本不得不关店休息的他,这个春节却更加忙碌。

1月24日,除夕夜,樱悦美宿迎来了一批特殊的客人,他们正是这些天奋战在战疫一线的医护人员。一些家远的医护往返家里十分不便,同时,他们也不敢回家,害怕传染给家里人。

那晚,夏先生很忙,但特别高兴。他也是爱心车主之一,“看到群里那么多医护需要出行,有的很远,就想到我们这边有房间靠医院比较近,为什么不拿出来?”

目前,夏先生所在的樱悦美宿共拿出了五、六十间房间供医护人员休息,对接武汉市第三医院。“我们是租的公寓,公寓里还有其他住户,为了安全,我们把房间最多的一层楼拿了出来,专供医务人员休息。物业公司也很支持我们,单独开通了医护通道,定时消毒,提供免费泊车位。”夏先生告诉记者,“我们当时也想过把所有的房间都捐出来,但是物业考虑到小区里还有居民,存在交叉感染的可能性,最终商量的对策就是把医务人员的房间安排在一个楼层。”

这几天,他忙着联系安排医护,忙着和物业做好对接,也忙着寻找防护和消毒物资。“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吧。希望医务人员都平平安安,希望所有的病人都能得到救治,希望武汉尽快好起来。”夏先生的三个“希望”说出了现在所有人最大的期盼。

在武汉,像夏先生这样“贡献一己之力”的酒店业主还有很多。据他介绍,1月24日(除夕),为了支援武汉的一线医护人员,当地的酒店业人士自发组织“武汉医护酒店支援群”,征集可提供独立住宿环境的酒店,自愿为武汉地区各大医院的一线医护人员免费提供住宿。

短短6个小时,这个群便达到了500人的上限,如今“二群”也已有近500人。群里不仅有武汉当地的酒店业内人士,还有一些医务人员,以及飞猪、格林酒店、锦江酒店、华住等这些旅游企业的工作人员,还有大量的志愿者。

过去几日,越来越多的酒店加入进来,参与支援。武汉市某连锁酒店的股东江涛(化名)告诉记者:“1月26日,医院给我们发了入住申请函,得知需求后,我们几个股东讨论了一番,最终决定拿出108间房间,目前已全部住满。”

“从最开始的几个民营小酒店,到连锁酒店的不断加入,民间力量越来越多,都想为医护人员提供一个港湾。”酒店支援医护群里的志愿者魏敏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魏敏原先是一名护士,武汉“封城”后,她的很多医护朋友都发愁怎么回家,有的开始找寻医院附近的住所。这时她看到了武汉悦东方酒店的业主肖雅星发起的这个医护酒店支援群,便加入进来,成了主要的志愿者进行资源对接。1月29日,魏敏接受记者采访时,已是深夜,这几天她都忙到凌晨后才入睡,身体已有些不支,家人正要求她放下手机,好好休息。

据不完全统计,肖雅星他们发起的酒店医护支援联盟,有超过360个酒店民宿,免费向医护人员开放1万多间房间,目前接待了超过5000位的医护人员。这些酒店一开始都是自发提供无偿住宿的,而目前已有一些收到了医院方面的申请入住通知或者政府的征用通知。

临界点来临:酒店承压,部分将退出支援

不过,善举背后,武汉酒店医护支援联盟也面临着现实的困境。疫情还在扩散、酒店防护消毒物资紧张、人手不足下繁重的工作压力、持续增长的人工和水电成本……随着战线拉长,酒店主的情绪也有了变化,失落和无力感渐渐浮上心头。

肖雅星和她的团队这几日也一直在寻求官方和公益平台的帮助与认可,但还未获得回复。1月30日,记者了解到,现实压力下,自发组建的“医护酒店”将暂停服务。目前支援酒店联盟正计划让自发参与支援的单体酒店先退出,消毒后“收编入队”,接受政府统一调度再继续提供服务。

夏先生通知群内医护人员将暂停服务截图 图片来源:夏先生供图

酒店联盟建议医护人员寻求征用的大型连锁酒店,或者医务人员能与所在单位协商,向目前入住酒店发放一张公函,在保障酒店的基本安全和利益的情况下,继续为其提供住宿。“我们目前的条件不足以长期免费进行服务。而且为了安全,所有酒店也需要先进行一轮大消毒。”

魏敏则表示:“一线酒店人员选择站出来,但我们最担心的是他们的人身安全,毕竟医护人员有暴露风险。同时,他们还默默承担着每日的资金亏损,因此不得不先下线了。”

江涛的酒店由于是由医院方面提出申请的,因此医院将承担酒店公共区域的消杀。联盟里的一些品牌连锁酒店,品牌方也会给予一定的物资补给,一些被政府征用了的酒店则会收到一定数量的消毒物品。而更多的小型单体酒店,也就是最初加入的那些本地酒店,则需要用自己的资源去解决这些问题。

从大年三十起,武汉某医院ICU病房的护士黄丽(化名)就入住了医院附近的一间自发支援的酒店式公寓。“那天下午,我打了电话,老板二话没说,晚上就让我和几个同事住了进来。”看到酒店消杀物资紧缺的情况,黄丽和同事下班后,也会带一点消毒水,自己对酒店房间消毒。“我们科室有同事疑似被传染了。”她叹气道。

作为发起人,肖雅星身上的任务越来越重,这几天她和志愿者们都在向厂家、社会寻求医疗物资、接送物资,并联系专业消毒机构,希望对参与的酒店进行消杀。

通过多方联系,她们也获得了一些物资捐赠,但运输却是下一个难题。记者了解到,来自武汉市外的捐赠物资,一部分可以通过武汉市红十字会等发放到各定点医院,而捐助给她们这样的志愿团队的物品,要送达的难度却不小。首先要证明是救援物资,还需要由医院或者相关机构开具的证明,高速口才会放行。

1月26日晚上,肖雅星通过自己朋友联系到的一批防护物资就被卡在了高速口。那晚,肖雅星和志愿者们向医院、红十字会等求助,希望能协助开具一份证明,不过几位工作人员均表示按照规定,由他们开具的证明,物资只能是送到他们那儿。

“我们给医护人员提供了住宿,希望某个医院或者机构能出具一份物资运输进来的证明,却这么难,我不知道我们这么做还有什么意义。”肖雅星和她的团队感到了深深的无助和无力。

另一方面,由于春节假期,不少员工休假,酒店里的人手也十分缺乏。江涛的108间房间,目前仅有五、六位员工打理,大小事宜都需要他去处理。格林酒店方面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我们武昌火车站附近的格林豪泰是全部都住满了的,员工也把自己的宿舍腾出来给了医务工作者,而我们的这些员工也在超负荷工作,可能一人要身兼数职。”

“我们做这些事情现在都是无偿,政府能够给我们一定的政策和支援,肯定是最好的,没有的话,也先继续做着吧。”江涛表示。

黄丽告诉记者,尽管医院提出了住宿申请,但目前确实没给酒店方提供实质的物质保障,医院现在本身就还很缺医疗物资。“我们现在也很揪心,因为老板的这个民宿本身规模不是很大,所以在水电使用上,也尽量节省着用。”夏先生对记者表示,医护人员都很理解,也提出自己去充电卡。

作为联盟的带头人,魏敏和肖雅星认为,这不是一个长久之计。鉴于目前政府正在征用大型连锁酒店,保障医护人员的住宿,她们建议单体酒店现阶段先退出,进行彻底消毒,酒店联盟将一起处理后续的消杀以及水电补贴等善后问题。“在空窗期的时候,大家自发填补了缺口,而武汉现在是全国救援资金、物资的集中地,我们相信医护人员的住宿问题能够得到解决。”

想到很多医护人员还在一线,夏先生有些不忍,一直张不开口。但他也明白,支援酒店联盟的组织者是出于整栋公寓里的居民安全考虑,也是为了他好。

给医务人员发了“暂停服务”的消息后,他又在不同的群里帮着打听是否有酒店还有空房可提供。一家被征用的酒店的联系了他,但只有十几间房。“我们也希望获得官方的认可,给我们提供专业的消杀保障,为医务人员提供更好的住宿环境。”

1月30日凌晨,看着窗外武汉空空荡荡的街头,肖雅星发了一个朋友圈,写道:“大武汉,我多想看你堵车,对着前面的车骂一句:太慢了。”

(每经记者郑洁对本文亦有贡献)

每日经济新闻

重庆警方出台疫情防控新规 未戴口罩乘公共交通将被罚

1月24日,重庆市南川区街头众多民众戴着口罩出行。当日,据重庆市政府发布消息,根据《重庆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专项应急预案》,重庆市决定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I级响应。陈超 摄

(抗击新型肺炎)重庆警方出台疫情防控新规 未戴口罩乘公共交通将被罚

中新网重庆1月31日电 (记者 刘相琳)为了维护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间社会治安秩序,重庆市公安局31日发布通告,其中市民未戴口罩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以及进入车站、港口、机场、商场等公共场所,不听劝阻,扰乱公共秩序的,将按照规定予以处罚;构成犯罪的,将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通告称,有下列行为之一,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处罚法》相关规定予以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一、编造与疫情有关的恐怖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涉疫情恐怖信息而故意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

二、在微信、微博、QQ等社交工具和网站、论坛上编造、散布谣言,谎报疫情、警情,扰乱公共秩序的;

三、未戴口罩乘坐公共汽车、轨道交通、出租汽车、班线客车、轮渡等公共交通工具,以及进入车站、港口、机场、商场等公共场所,不听劝阻,扰乱公共秩序的;

四、明知已经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或者疑似病人,在公共场所故意向不特定人传播病毒或者通过其他方式或其他场所故意传播病毒危害公共安全的;

五、阻碍医疗救护人员、疫情防疫人员和其他有关部门工作人员为预防、控制、消除传染病所采取的防疫、检疫、强制隔离、封锁疫区、封闭医院等预防、控制措施的;

六、侮辱、威胁、伤害医务工作人员,或者扰乱医疗机构及隔离观察点正常秩序的;

七、拒不服从人民警察现场采取的防控措施,强行冲闯公安机关设置的警戒带、警戒区、检查站(点)的;

八、故意堵塞道路交通,阻碍执行任务的救护车、警车、公务车辆通行及其他扰乱正常交通秩序的;

九、制售伪劣口罩、护目镜、防护服、消毒药水等疫情防治、防护产品、物资及假药、劣药的;

十、违反疫情防控期间市场经营、价格管理规定,囤积居奇、哄抬物价等,扰乱市场秩序的;

十一、非法捕杀、收购、运输、出售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

十二、拒不执行人民政府在紧急状态情况下依法发布的决定、命令的;

十三、实施其他扰乱疫情防控和社会秩序行为的。

重庆与湖北地缘相近,人员往来频繁。自1月24日重庆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一级应急响应以来,重庆全市公安机关全警停休、全员上岗,启动一级勤务。连日来,重庆警方全面加强入渝通道查控。以环湖北8个区县14条入渝通道和机场、火车站、长途汽车站、客运码头为重点,设置24个联合检查站,189个其他检查站点,协助做好体温检测、筛查检疫等工作,防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