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公交抗“疫”日志:他们是公交人,更是“战士”!

宁波公交抗“疫”日志:他们是公交人,更是“战士”!

走进《公共交通资讯》,及时掌握公交领域的行业政策、管理理论、科技信息、专家观点和先进经验… …

抗“疫”日志:他们是公交人,更是“战士”!

――当前,面对形势严峻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全国上下有无数的医护人员挺身而出,勇当“最美的逆行者”。在宁波公交集团,也有这样一群逆行者,他们中的绝大部分是父(母)亲、丈夫(妻子)、儿子(女儿),而在疫情面前,他们抛开所有身份,奋战在抗“疫”一线。此刻,他们不仅是公交人,更是“战士”!

――2月1日8:30 宁波火车站南广场

――“今天是2月1日,是我加入党员突击队的第1天,看着老婆给我熬夜做的早餐,心里酸酸的,老婆嘴上没说什么,但是我知道她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突击队员王志刚是30路的班组长,同样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虽然两个孩子在家我也不放心,但是组织需要我,人民群众需要我,这个时候我们党员就应该起好模范带头作用,舍小家为大家,我想老婆和孩子们长大了也能理解。”在疫情面前,王志刚选择逆行,他主动请缨参加应急保障任务。

――“完成交接班,戴上口罩和防护手套,坐上驾驶室,感觉自己有点奔赴战场的亢奋。”望着车窗外正给他翘大拇指的张剑雁,王志刚变得更坚定、更踏实。

――2月4日18时许 宁波火车站南广场

――“2月4日15时许,接到指令,送19名来自温州和台州的乘客去机场;15:45,抵达机场;16:00,因疫情原因,无法登机,折返;16:30,因乘客有抗拒情绪,僵持一段时间后,由有关部门派专车遣送他们回家……”这是党员突击队队员翁志鸿写在行车日志上的一段话,他说:“此时此刻,我的内心是温暖的,在这座有爱的城市,大家都在为彼此默默守护着。”

――今年50岁的翁志鸿是宁波公交集团五星级驾驶员,也是同事口中有名的“拼命三郎”。他常说,我这辈子啥也不会,只会开车这一项技能,活到了知天命的年龄,就想着能为社会多做点什么。这场战“疫”就好像一条长长的扁担,我在这头,时间在那头,只要我们撑足够长的时间,那么我们就必胜!

――甬城的夜有些微凉,完成了出车任务后,翁志鸿在党员突击队群里报了平安。正好,女儿的电话响了:“爸爸,今晚降温,你千万要多添几件衣裳,做好自我防护。”“你也是,在医院工作,更要注意,早点休息吧。”挂完电话,翁志鸿一头扎进了黑夜,准备下一趟出车任务。

――2月5日21:30 镇海公交会议室

――“今天晚上,领导把我们几个待命的队员叫在一起开了个会,征求关于增援特殊人员转运工作的意见,并让我带队,我没有多加考虑就同意了。”这是突击队队员盛爱丰写下的一段话。

――2月5日晚上,镇海公交接到紧急任务,要求派出驾驶员和车辆配合所在区参与抗击疫情的运输工作。接到任务后,镇海公交立即在党员突击队微信群内发起招募,令人感动的是,在场突击队队员见令秒回。“虽然我已经58岁了,但我参加过2003年的抗击非典,又是一名老党员,这个时候必须上。”突击队员周国祥第一时间站出来。季柳奇是一名“80后”,也是突击队里年纪最小的一名党员,他说:“我要用行动证明‘80后’的责任和担当!”……短短5分钟,一支特殊人员转移突击小分队诞生了。

――“既要确保火车站应急运输任务,又要增援特殊人员转运工作,辛苦是肯定的。但如果让新的驾驶员加入进来,势必增加风险,再说了,我们已经有之前的经验了,我们承担更合适。”面对疫情,党员突击队的所有队员没有相互推诿,而是争先恐后、挺身而出、逆风而行!

――2月6日2:10 宁波火车站南广场

――“凌晨2:10,把疑似人员送到位于梅墟的某宾馆定点隔离区后,回到火车站待命,街上空无一人,窗外淅淅沥沥地下着些小雨。到待命点稍微眯会儿,等待下一趟出车任务。”

――这条日志的主人是李立东。听闻宁波公交集团在组建党员突击队承担特殊应急保障任务,李立东第一时间就写下了请战书:“希望组织给我机会,参与这次特殊的疏运任务,尽自己一点绵薄之力。”

――回到待命点后,李立冬给同样奋战在战“疫”一线的妻子发了一条微信:“已完成了首趟疏运任务,一切平安!你也要做好防护,一起加油!”李立冬的妻子是鄞州第三医院收费挂号窗口的工作人员,疫情蔓延后,她的工作量也逐渐增大,经常需要加班加点。听闻丈夫要上战“疫”一线,她非但没有反对,反而举双手支持:“放心去吧,儿子跟我说了,他会好好照顾好自己,等疫情过去,咱有的是团圆时间。”

――凌晨3点,李立东接过队友递过来的一桶泡面,在车上美滋滋地吃起来。新的一天已经来临,离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胜利的日子又更近了一步。

――2月6日8:00 宁波火车站南广场

――“2月6日6:15,今天是我所在的小组第四次前往火车站;7:50,到达宁波火车站……”“越是这种时候,我们越是需要坚守岗位。”写这段话的是突击队员林锋。

――林锋是宁波公交集团五星级驾驶员,曾荣获过交通局五一服务标兵,原本担任26路驾驶员的他,因为线路班次减少,而在家待命,现在则又重新回到了防控疫情的第一线。其实,在父母得知林锋要参与党员突击队任务的时候,家中最支持的就是他的父亲,“现在电视里都是党员们带头冲一线,你也是一个党员,这个时候就得冲在最前面!”林锋说,正因为有家人的支持,他才能安心奔赴“战场”。

――“防控疫情,没有局外人,我们都是主力军。”林锋说,只要有令,他必前往。“互相检查戴好的口罩、喷洒消毒水、测量体温……”做好所有准备工作,林锋所在的突击队小组正式开始一天的接送任务。

――2月6日23:30 宁波火车站南广场

――“2月6日23:30,接到指令,接送四川来甬母女俩到指定酒店定点隔离。7日凌晨0:30,平安送达目的地。希望他们能平平安安地度过隔离期。”这是卢浩江写在行车日志里的文字。

――身为一名退伍兵,卢浩江举手投足之间都透露着军人的英豪之气,15年前,22岁的卢浩江响应国家号召参军入伍,成为了东海舰队的一名汽车兵,在部队的这些年,卢浩江不仅练就了过硬的驾驶技术,还给予了他非凡的气质和担当。

――“面对疫情,面对全国人民的共同敌人,作为一名公交驾驶员、一名退伍兵,哪里需要我、我就一定会出现。”当听到公司在召集党员突击队队员时,卢浩江第一时间报了名:“虽然我脱下了军装,但我始终不曾忘记自己是一名军人!”

――2月7日5:40 宁波火车站南广场

――“今天,是我作为突击队员第4次参加任务了。早上7:00,提早了一小时来到宁波火车站待命,和队员办好交接,又给车辆座椅、扶手消了一次毒,就等待任务下达了。”

――突击队员杨勇是一名退伍军人,两年的步兵生涯,给予了他非凡的气质和担当。在突击队出任务期间,军人的习惯还随处体现出来,服从指挥,不擅自行动,被子总是叠成方方正正的。

――“面对疫情,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一名退役军人,我自愿冲在疫情防控的最前线,责无旁贷,哪里需要我,我就去哪里!” 1月31日,当公司组建党员突击队时,杨勇第一个报名。第二天,他就投入到应急运力保障工作中,在宁波火车站南广场和其他队员一起待命,随时准备为需要的乘客送往目的地。“虽然我退役了,脱下了军装,但穿上的公交制服也是一种使命,一种责任!”

――2月7日13:30 骆驼街道箭港湖社区

――“到下午13:30,我已经来回接送10趟了。上午有一名隔离人员还朝我竖了大拇指,心里暖暖的!”突击队员孙国表主要负责接送骆驼片区的隔离人员,没有任务时他就在箭港湖社区待命。

――“为了避免转运人员交叉感染,每趟转运人数都不能太多。往往是送完一趟,就要赶往下个点。”孙国表说,“由于接送时间不固定,队员们要随时候命,有时候赶不上饭点,就只能啃几口面包或泡面。”

――“在转运途中,有时也会遇到个别隔离人员情绪消极。”这时候,孙国表也会主动跟他们交流,给予他们鼓励。“尽管大家都很疲惫,但在防疫战面前,我们队员们没有一个人退缩,因为我们是共产党员!”说完,孙国表就拎起消毒桶开始对车厢进行喷洒消毒,他在为下一趟出车做准备呢!

(邵建荣、吴敏亮、董美巧)

admin

评论已关闭。